wanbetx官网登录-【熱點觀察】投資還是撤資 關乎信心和“錢”景

  23日,中國一汽集團和美國絲爾科公司通過視頻連線方式簽署合作意向書,絲爾科公司將投資100億元人民幣與中國合資製造首款紅旗跑車。無獨有偶,此前一天,總投資約100億美元的埃克森美孚廣東惠州乙烯項目建設“雲開工”儀式也在北京、惠州和達拉斯市同時舉行。

  來自太平洋彼岸的兩筆鉅額投資,幾乎同時出現在疫情剛剛有所好轉的中國市場,展現出在全球經濟下行趨勢明顯,主要大國遭受疫情衝擊的困難時刻,各國企業仍舊看好中國製造。這種面對未來多重不確定性的大手筆投資,既反映出外資對中國軟硬投資環境持續改善的肯定,也反映出他們對中國市場的樂觀預期和堅定信心。

  此前,不少國家試圖以出資方式呼籲企業回流。據彭博社報道,4月9日,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拉裏·庫德洛提到,一種可能吸引美國企業從中國回流的政策是將回流支出100%直接費用化,“等於我們為美國企業從中國搬回美國的成本埋單”。這一消息立即引發了外資是否會大面積回流的擔憂。有專家指出,新冠疫情帶來的一個變化是,很多國家更加警惕本國供應鏈、產業鏈的安全問題,而很多企業會考慮生產佈局多元化,防範因疫情防控導致邊境封鎖,進而造成原輔材料和中間產品跨境運輸受限等問題。

  事實上,企業投資中國還是撤資中國,往往會綜合考慮資源、市場、效率、政策等多重因素,但根本因素在於投資信心和贏利前景。絲爾科公司董事長喬納森·克萊恩表示,吉林省汽車產業基礎堅實、人才儲備豐富,公司對紅旗S系列跑車事業發展充滿信心,未來將基於“一帶一路”合作框架,統籌企業全球創新能力和資本投入,推動汽車產業轉型升級。

  喬納森·克萊恩的講話放在投資中國的大背景下依然成立。硬體上看,中國已成為全球唯一擁有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這是外資企業競相進入中國發展製造業,參與全球市場競爭的動因。在基礎設施方面,中國擁有最為高效的鐵路公路網以及港口航線網,全球港口集裝箱吞吐量排名前十的港口中,中國佔有七席。軟體上看,中國正在不斷擴大開放領域,放寬市場準入,削減行政審批事項,新修訂和出臺了一大批以《外商投資法》為代表的法律法規。中國還擁有規模龐大的人才人力資源,每年誕生40余萬名工程師,超過整個歐洲和日本的總和,為科技生產提供了充沛的人才支撐。

  當然,企業投資最為看重的還是市場規模和贏利前景。目前,中國已是世界少有的消費大國,擁有4億中等收入群體,這是各國企業願意進入中國的重要誘因。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38.1萬億元人民幣,比上年增長9%,已經接近美國,成為全球第二大消費市場。由於增速遠高於美國,預計在2035年,中國消費總額將超過美國和歐盟之和。據CNN網站14日報道,德國大眾和美國通用兩家汽車公司全球總銷量中大約40%依賴中國市場。新能源汽車巨頭特斯拉也把第二家超級工廠建在上海。近5年,包括蘋果、英特爾和諾基亞在內的外資科技企業在華收入增長了60%左右。

  企業投資還是撤資,既是商業行為的利益考量,也是經濟發展規律的內在要求。對於中國而言,關鍵還是腳踏實地地做好自己的事情。數據表明,外商投資中國負面清單已縮減為40項,在自貿區甚至只有37項。中國美國商會會長畢艾倫此前表示,“據我們所知,中國美國商會絕大部分會員在短期內都不會撤出中國。值得強調的是,中國在經歷數月的封控後,率先在全球範圍內重啟經濟。”也許,這就是外企們的信心和“錢”景之所在。(熱點觀察評論員)

標簽:

全球能源互联网合作组织体现“中国活力”

原标题:全球能源互联网合作组织体现“中国活力”   四年多前的9月26日,我国在联合国发展峰会上首次提出“探讨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推动以清洁和绿色方式满足全球电力需求”的中国倡议。记者采访了解到,四年多来,全球能源互联网已从中国倡议变为国际共识,从理念构想迈向实际行动,被纳入到“一带一路”建设、落实联合国“2030议程”、促进《巴黎协定》实施和全球环境治理等工作框架,成为国际公认的全球性解决方案,为推动世界能源转型、应对气候变化、实现人类可持续发展做出了“中国贡献”。   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成国际共识   2019年12月9日,在西班牙举行的联合国第25届气候变化大会上,全球能源互联网合作组织(以下简称“合作组织”)与联合国气变公约秘书处共同举办全球能源互联网主题活动,首次发布应对气候变化研究报告和全球电—碳市场研究报告等,为推动世界能源与经济社会、气候环境协调可持续发展提供中国治理方案,引起各国高度关注。合作组织还与联合国气变公约秘书处、世界气象组织分别签署合作协议,采取措施支持各国落实减排承诺、推动建立具有气候适应性的能源系统。   这不是合作组织与联合国第一次开展合作。合作组织主席刘振亚告诉记者,合作组织成立于2016年,是为落实全球能源互联网倡议、由我国在能源领域成立的首个国际性非政府组织,已成为我国参与全球能源治理和国际多边合作的重要平台。2017年11月,合作组织在联合国总部举办高级别研讨会,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致辞,49个国家的驻联合国使团出席会议,标志着全球能源互联网正式纳入联合国工作框架。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环境规划署、气变公约秘书处以及经合组织、海湾合作委员会、阿拉伯国家联盟、非洲国家联盟、G20全球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联盟、拉丁美洲能源组织等20多个重要国际组织和机构,都把全球能源互联网作为应对气候变化、环境污染和贫困等人类紧迫问题的重要解决方案。   在这些突破性成果的背后,是合作组织“倒排工期”“马不停蹄”“只争朝夕”的工作作风。四年多来,合作组织共成功举办全球能源互联网大会、世界水电大会、中非能源电力大会等400多场国际会议和大型报告会,与100多位国际组织负责人和部长级以上官员会谈,组织开展100多项课题研究,发布30多项重要成果,推进全球能源互联网理念传播,形成广泛共识。   古特雷斯表示,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是实现人类可持续发展、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核心,不仅事关全球可持续发展的未来,更是实现全球包容性增长的关键,全球能源互联网对落实“2030议程”和《巴黎协定》至关重要。联合国副秘书长刘振民表示,联合国2030年议程正在努力实现三大目标:解决8.4亿无电人口问题、实现低碳能源发展、把全球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都离不开全球能源的互联互通。“全球能源互联网是中国的倡议,但是为了全球的福祉。”“联合国将一如既往地开展相关工作,推动全球能源互联网早日建成。”   欧洲气候议会秘书长尼古拉斯·邓洛普表示,全球能源互联网“中国倡议”展示了中国的全球领导力,合作组织取得的成就体现了“中国速度”和“中国活力”。   刘振亚说:“气候变化是当前全球面临的最紧迫问题。全球能源互联网可以统筹利用全球资源差、季节差、时间差、价格差,显著提高清洁能源投资效益,为各国实现更具雄心的减排承诺提供重要抓手,其在应对气候变化和全球环境治理中的重要性将越来越凸显。”   纳入“一带一路”框架   2017年5月,在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我国再次强调“建设全球能源互联网,实现绿色低碳发展”,得到国际社会积极支持。如今,全球能源互联网已成为中国推动“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的重要内容。2019年4月,合作组织发布《“一带一路”国家能源互联网研究报告》《全球能源互联网落实“一带一路”发展报告》,全面融入“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   中国电力技术装备公司总经理余军说,“一带一路”国家为推动工业化和民生发展,对能源特别是电力的需求十分强烈,开展能源合作是推进“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内容,也为中国电力技术、装备及管理“走出去”提供了重大机遇。尼日尔驻华大使穆斯塔法表示,全球能源互联网倡议契合了非洲国家的意愿,提供了切实可行的经济和技术解决方案,能够帮助非洲发展清洁能源,解决普遍缺电问题。   刘振亚介绍,合作组织针对非洲实际,提出构建非洲能源互联网的设想,受到广大非洲国家的支持。这一倡议创新提出“电矿冶工贸”联动发展模式,通过重点开发刚果河水电,进而带动西非矿产冶炼及工业化,为推动非洲可持续发展提供了“一揽子”解决方案。据测算,利用特高压技术,将刚果(金)大英加项目的水电输送到铝土矿富集的几内亚,电价约为5.5美分—6.5美分/千瓦时,远低于当地平均约10美分/千瓦时的上网电价。   联合国非经委执行秘书松薇、几内亚总统孔戴、尼日尔总统伊素福、布基纳法索总统卡博雷都是非洲能源互联网的积极支持者。孔戴表示:“非洲能源互联网是造福非洲和全人类的伟大事业。经过各方的不懈努力,非洲能源互联网必将早日建成,成为引领非洲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伟大工程,成为深化中非合作、见证中非友谊、连接中非人民发展梦想的桥梁和纽带。”   与此同时,在中国周边地区,关于东北亚、东南亚联网等可行性研究也在加快推进中。合作组织新闻发言人张义斌说,蒙古国风能资源丰富,戈壁滩上竖起风机就相当于开动了“印钞机”,而韩国能源需求旺盛,但国土空间有限,非常需要外来输电,这些国家对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开展电力贸易都有着强烈需求。越南宣布取消核电项目后,为满足经济发展需要,则寻求扩大从中国、老挝和马来西亚进口电力。   抢占全球能源互联网制高点   四年多来,合作组织在抢占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制高点上取得重要突破,全球能源互联网的理念、规划、技术、顶层设计已经总体形成,一大批研究成果陆续发布,使全球能源互联网的伟大“蓝图”更加完善,“路线图”更加明晰,“施工图”更具可操作性。   合作组织秘书局局长李宝森介绍,在规划方面,2018年以来,合作组织创新提出全球能源互联网“九横九纵”骨干网架和各大洲能源互联网构建思路,发布了《全球能源互联网骨干网架研究报告》《“一带一路”能源互联网研究报告》以及各大洲区域能源互联网规划,为全球能源互联网建设提供了顶层设计和行动路线图。在技术标准方面,合作组织制定发布了全球能源互联网标准体系和技术装备创新行动纲要,推动中国标准成为世界标准。   但全球能源互联网前进的道路并不平坦。合作组织合作局局长林弘宇说,推动全球能源互联网建设,亟待形成政策合力。合作组织的作用是加强科学研究、推动形成共识,之后需要及时将其纳入政府间合作框架,并协同金融、制造等产业链企业共同行动,将“伟大构想”转变成一个个重点项目。例如,可考虑将非洲能源互联网倡议纳入中非全面战略合作框架,相关部门加强统筹协调,统一组织推进。   意大利环境部原部长科拉多·克里尼在今年9月召开的“中国倡议”四周年研讨会上就提出,《关于落实中欧能源合作联合声明》签署之后,应该将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实施纳入欧盟—中国战略伙伴关系的议程之中。 (文章来源:经济参考报) (责任编辑:DF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