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主力资金为何疯狂押注“特斯拉供应链”?   主力资金为何疯狂押注“特斯拉供应链”?汽车纯电革命的“规模扩散效应”渐显   在特斯拉入华设厂整整一年来,特斯拉供应链的投资机会从未像今天一样受到资本市场关注。   1月7日,刚刚实现降至30万以下的特斯拉Model 3迎来了首批社会车主的交付仪式,而参与发布仪式的埃隆·马斯克当天也宣布将正式启动Model Y的国产化项目。   受一连串事件影响,特斯拉供应链概念股1月以来迎来超预期上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数据发现,以特斯拉供应商及概念股为权重的万得特斯拉指数(884216)自12月20日的4周以来已累计上涨达22.67%,并创下近两年以来的新高。   在一些投资机构看来,对于特斯拉供应链的投资并非来自于消息驱动的“短炒”,而是基于特斯拉有望打开纯电动车行业规模化变革预期的押注。   一方面,新能源车在核心部件、车体结构、整车平台上与传统燃油车有重大差异,这将催生汽车行业零部件体系发生变化;另一方面,特斯拉的不断下沉正在倒逼国际大型车企向纯电方向转型,而特斯拉国产化后的供应商则有望在这次行业变革中表现出新的成长力。   预期差的机会   2020年1月份以来,特斯拉的不少供应商概念股迎来了一轮强势上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数据显示,万得特斯拉指数(884216)1月份以来的4个交易日已累计上涨达11.24%,合计成交额875.02亿元。   具体到个股,无论是提供车身模具的天汽模,还是提供电池组外壳的旭升股份,抑或是供应电池模组配件及内外饰的永利股份,今年1月份以来上涨均已超过20%。   主力资金动向方面,截至1月7日,与特斯拉或动力电池相关的立讯精密、天齐锂业、赣锋锂业、四维图新等个股近5日内的主力净流入均不低于2亿元,其中立讯精密高达7.74亿元。   在一些较早布局特斯拉供应商的投资机构看来,在这一领域布局的逻辑在于市场对于纯电动车整体发展的“预期差”。   “这里的估值逻辑在于预期差,这并不是简单的基本面没有形成业绩结果,因为投资特斯拉供应商的前提是,纯电一定会成为汽车行业的下一个变革方向。但市场中对纯电动方向的电气化转型共识还没有正式形成。”一位关注特斯拉的美股分析师表示,“因为汽车行业更新换代的周期更长,所以这种质疑周期也会更长,因此会有更明显的投资机会。”   这一“预期差”留下的投资机会,也被不少投资人士所认同。   “只要看到还有不少声音在‘黑’纯电的技术路线,这个板块就始终有估值上行空间。”北京一家私募机构负责人吴斌(化名)坦言,“举个例子,今天还有人在质疑大屏智能手机缺少实体按键,或者电池续航时间不足吗?但在09年、10年,市场中这种质疑是非常多的,如今纯电动车也一样。”   “一些人拿国内纯电车行业的许多问题,以及电池能量密度极限等假设,来以此判断纯电动车的整个技术路线都错了,有的甚至不考虑储存物流成本去押注氢能源路线。”吴斌表示,“这种误判显然给纯电动车带来了潜在估值空间。”   “动力电池的能量密度正在呈现出一种类似于摩尔定律的发展速度,一方面是电池技术、能量密度和充电速度不断提高,另一方面规模化之后锂电池的成本也在不断降低,而特斯拉的存在,实际上是从产品力角度向市场证明了,纯电车的技术路线是可行的。”吴斌说。   供应链的“扩散效应”   在分析人士看来,特斯拉降价所影响的范围并不止于新能源汽车市场,而是将蚕食BBA为代表的国际大型车企在华的市场份额。   “进口状态下,由于供应链、物流、关税等成本因素,特斯拉在华售价高于同等汇率状况下的美国售价,所以遏制住了Model 3的销售表现。”一位接近特斯拉的券商人士表示,“但在整车和供应链的逐渐国产化趋势下,Model 3会有越发明显的降价空间。”   以本地化产销的美国市场为例,2019年前三季度,Model 3的销量分别超过BBA同级别车型(宝马2/3/4/5系、奔驰C/CLA/CLS/E-Class以及奥迪A3/A4/A5/A6/A7)的总和。   “Model 3真正的对手不是国内的新能源车,而是BBA代表的燃油车,北美市场中Model 3最多的置换来源是凯美瑞,甚至是卡罗拉。”一位特斯拉内部人士表示,“更大范围的下沉,进而不断改变并巩固纯电动车在汽车市场中的印象。”   事实上,一些机构押注特斯拉供应商的更重要原因,在于特斯拉供应链将达100%国产化率的预期。据马斯克透露,当前目前国产Model 3的零配件国产化率仅为30%,到2020年中,国产化率将达到70%,而年底则将实现国产化率100%。   在业内人士看来,有望入围特斯拉供应关系的零部件企业,将在全球汽车产业的变革浪潮中掌握更大的主动权,原因在于纯电动车与燃油车在供应体系上存在根本区别。   “之前很多国产纯电动车实际上就是燃油车的EV化,将油箱、发动机更换为电池和电机,生产平台也是基于传统燃油车平台改造而来,但实际上有竞争力的纯电动车一定要重新设计整车平台。”上述接近特斯拉的券商人士表示,“在新的整车平台上,哪怕是车体材料、整车模具、压铸件这些看上去可以复制燃油车的,都有着不同的技术区别,比如电池导致整车质量较重,因此要在其他环节降低车重。”   “利好特斯拉供应商基本面的不止是特斯拉的销量,而是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潜在容量。” 吴斌指出,“因为能够成为特斯拉供应商,未来大概率能够跻身传统车企和造车新势力纯电动车生产平台的供应商,无论这些车型卖得怎么样,背后的供应商仍然是稳赚的。”   “上海如今是特斯拉第一个海外工厂,那么基于上海工厂的供应链就会有先发优势,在全世界范围的电动车领域也将拥有更强的话语权,而这也将直接带来相关供应链企业的价值成长。”上述接近特斯拉的券商人士称。   在其看来,也将诞生更多具有产品竞争力的创新汽车品牌,并对供应商带来更有效的业绩刺激。   “特斯拉为了做大电动车行业很早就将核心专利都开放了,加上长三角的新能源车供应链也养起来了,这会让国内孵化出更多创新汽车企业,进而对供应链的价值形成反向刺激。”上述券商人士坦言。 (责任编辑:DF513)